客服热线:15278003356
  • 公司
  • 供求
  • 特产
  • 新闻

广西农牧网—-中国农牧企业权威性新媒体平台,网站立足于广西,面对中国和东盟,为“三农”提供促销平台服务、信息服务、金融服务、宣传服务、物流服务等,为广西农牧企业搭建及时顺畅的信息交流平台。

市县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不在导航出现的栏目 >> 市县动态 >> 正文

价格高又好卖!玉林荔枝又大熟了

时间:2019-07-01 来源: 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作者:邹江

    夏至来到,玉林本地荔枝也开始进入销售旺季。


    今年全国荔枝市场的最大特点是产量低,价格较高。可喜的是,玉林产区相对邻近的广西钦州、广东茂名两大荔枝产地,减产幅度最小!所以,我市荔农收益颇大。6月25日至27日,记者跑市场、入果园,采访水果专家,感受到了丰收荔农的欢乐,也采撷到了玉林荔枝产业的新变化、新趋势。


    荔枝高价估计下不来


    夏至过后的20天左右,是玉林的“荔枝造”。按往年情况估算,随着本地大荔枝上市,本地荔枝价格将有较高幅度回落。然而,6月27日记者跑了一圈玉林城区水果市场却发现,到处都在卖荔枝,但价格却不低。


    最贱价的六月红(禾荔),往年同期果贩早就打出10元2.5公斤甚至5元2.5公斤的招牌,然而今年这个品种的荔枝普遍市场卖价是每公斤18元左右,卖相很差的售价也达到12元/公斤。而其他品种,6月21日夏至当天,桂味荔枝卖出140元/公斤的价格,此后也一直保持在50元/公斤~70元/公斤(品相差的散果卖价是30元/公斤);鸡嘴荔则是30元/公斤,果相好的卖到60元/公斤;白糖罂20元/公斤。记者看中一水果店的桂味与老板娘讲价,她坚持一分不降,说:“现在桂味很难拿货了,我们也是花很高价格才拿到手,再过几天桂味就断市了,你花再多钱想吃都吃不到了!”


    荔枝终端价高是由供给端决定的。记者来到北流市北流镇龙安村,该村种植荔枝533公顷,是该市著名的荔枝专业村。记者顺着一条水泥村道深入荔枝核心区,只见很多建屋在路边的农家都在家中临时搞起荔枝收购点,里面分拣、包装一片繁忙。然而装运这些荔枝出去的大多是小货车,大货车甚少。龙安村北龙水果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苏兴松说:“今年是荔枝小年,产量本来就少,加上广东茂名的电商纷纷到北流抢货,使得货源更紧张,所以现在荔枝中介对于接客户的大订单普遍谨慎,怕收不上货!”


    “物以稀为贵,今年荔枝就是这样的稀罕货!龙安村现在桂味基本上快卖完了,收购价每公斤一直在50元以上。龙安村的六月红荔枝能够规模供应,而且果大肉甜,也是紧俏货,地头收购价最高时每公斤12元左右,现在回落到10元。即使后面供应量增加一些,我估计收购价也不会少于8元!”苏兴松对今后荔枝的高价格很有信心。


    记者调查了解到,想买到较便宜的荔枝,要沿北宝路来到隆盛、新丰、大坡外等北流中部镇,这些地方也是该市传统荔枝种植大镇。这些地方的荔枝以六月红、黑叶为主。今年当地荔枝刚刚上市时,收购价达到每公斤10元左右,后来随着供应的增加,现在价格回落到每公斤5元至6元区间。北流市大坡外镇大坡内村支书李林说:“北流中部荔枝近年由于荔农疏于管护,质量有所下降,然而今年全国荔枝产量确实太少了,所以我估计这里的收购价也不会少于5元/公斤。”


    坚持品改的荔农“捞大钱”


    2018年是荔枝大年,荔枝价格很低,玉林很多地方的荔枝烂在枝头上却无人采摘。今年荔枝是小年,价高且供不应求,对于手头有果的果农来说,这是一个扬眉吐气的荔枝季。


    6月25日,前来玉林调研的国家荔枝龙眼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陈厚彬认为,受2018年大年及2019年极端反常天气的影响,全国荔枝产区均有不同程度的减产。“作为传统的百万亩级荔枝大产区,玉林荔枝相对而言减产幅度最小!”陈厚彬不无羡慕地感慨道。玉林荔枝在产量波动相对较小的情况下,价格却达到了历史新高,这让荔农因此获得较好的收益。


    记者调查中发现,在荔枝小年能“赚大钱”的,还是坚持品改、强化管理的果园。北流镇龙安村苏兴松仅一株冰糖荔所收获的果,便卖出了1200元。北流市隆盛镇平坡村周业生800株仙进奉在尚未完全成熟的情况下,便以140元/公斤的价格被订购一空,总收入200万元。


    另外,记者了解到,广东茂名是荔枝电商云集的地方,在当地荔枝大减产的情况下,他们早早来到北流抢果,以高额订金包销优质品种的荔枝园。像石窝镇的妃子笑、北流镇的鸡嘴荔、大坡镇的桂味等优质荔枝,很多货源由他们把控。


    玉林市农科院院长古彪认为,长期以来,玉林荔枝主栽品种一直以六月红、黑叶为主,鸡嘴荔、桂味、仙进奉等优质品种仅有少量分布。大年时节,禾荔烂在枝头无人采摘的事情时有发生,然而果农换种的积极性依然不高。近年来,在区内外专家的帮助下和农科院荔枝站干部的努力下,这种现象才有了较为明显的改观,仙进奉、井岗红糯、岭丰糯、观音绿、桂味等一大批优质晚熟荔枝新品种逐渐占领了市场。“荔枝高接换种已由被动接受转变为了积极的追求。”古彪高兴地总结道。


    玉林荔枝软肋需要加强


    然而,当前玉林荔枝产业依然存在着较为明显的问题。玉林地处茂名、钦州两大“百万亩”级产区以北,同样的品种上市较晚,收益也往往更低。前来玉林调研的广西荔枝龙眼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朱建华说道:“受限于地理位置,广西荔枝的‘开盘价’往往是广东荔枝的‘收盘价’。”


    据朱建华团队对玉林100余个村庄的调查统计,随着劳动力、农资、管理等成本的提高,玉林农村大量的荔枝园已处于失管或半失管状态,仅有20%的荔枝园被精细管理。

玉林农科院国家荔枝龙眼产业技术体系玉林综合试验站站长莫振勇说,在荔枝供给端发力,在品种选育、配套栽培技术研发与推广、高接换种等方面下大力气,另一方面在荔枝加工探索出一条新路,将有力推动荔枝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搞好供给侧改革,玉林荔枝产业肯定会重返辉煌,成为玉林精准扶贫的重要产业、农民脱贫致富的重要抓手。”